三月竹

【竹马天降是一人】—第一章

简介:

甄宝没有想过人生会因为一扇门而改变,在门后的世界里,她没有成为失去爸爸的孤儿,也没有因为仇恨做出恶毒的错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个最最仇视她,把她按在地上疯狂摩擦狠狠打压的人,成了她两小无猜亲梅竹马的男朋友。

甄宝:现在分手还来得及吗?

姜子甚:不想恋爱了?那直接结婚好了。

————————————————————

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房间。

坐在床边的人因此镀了层金边,见她醒来友善的俯下身询问:“醒了?”

甄宝看向近在咫尺的脸,点着星光的眼睛半隐在高高的眉骨下,明晰的下颚线透着难以忽略的攻击性,嘴唇的轮廓模糊而性感,是姜子甚没错。

可姜子甚怎么会愿意和她待在同一个房间,还和颜悦色的跟她说话?

等不到回答,姜子甚伸出手轻轻的搭在甄宝的额头:“嗯,已经不烫了。”

这个举动,让甄宝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想要躲开,但那只手顺势就滑进了被子里,姜子甚揽过她的身体直接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甄宝:???

甄宝想不通,姜子甚准备对自己做什么,居然能让他牺牲到这种地步。

   “吃药。”

   白色的药片送到眼前,甄宝看了一眼,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姜子甚给的药能吃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头顶传来轻轻的叹息声,紧接着姜子甚的手果断且快速的捏住了甄宝的下颚,将药片塞进她被迫张开的嘴巴,并用手掌托住她试图挣扎的下巴,直到甄宝做出吞咽的动作,才放手。

   甄宝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她在考虑要不要把药片给抠出来,但姜子甚肯定会阻止她。她实在想不通,他明明有几百种方法整治她,为什么忽然要赌上身家性命,做这种亲自毒杀的蠢事。

“我去看姜叔叔,真的只是为了探病,没有别的意思。”一定是她去医院看姜海的动作,彻底激怒了他。

“我爸生病?”姜子甚像是很不理解甄宝的想法,尾音上扬带着疑惑:“做噩梦了吧。”

姜子甚的话,让甄宝当场愣住了。

一个月前,她把姜海赶出了他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公司——学海无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这件事让姜海深受刺激,直接旧疾复发被送进了急救室,整整两个星期才从重症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姜子甚因为这件事,对她展开了一系列凶狠的报复行为。针对姜海公司的收购案在最后一刻破产,排布了几年的上市计划无限搁置,还有大大小小的项目在各个环节出现问题,她经营十年才有的一切被姜子甚搅的岌岌可危。

    但他现在说姜海没病……她严重怀疑姜子甚现在病的不轻!

见甄宝愣神,姜子甚揽着她的肩膀迫使她微微侧身,让他能够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

“是烧没退,还是酒没醒,头疼不疼?”她能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语气里的关心,他浅褐色的眼睛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认真判断她可能不舒服的地方。

“药吃了,要不再小睡一会儿。”

这个人不可能是姜子甚……这个想法一钻进甄宝的脑子里就让她汗毛直立,她一把掀开被子想要下床,但脚下传来一阵疼痛让她几乎无法站立。

甄宝低下头去看,她的左脚绑了一层绷带,看得出肿得很严重。

“别乱动,你昨晚扭伤了脚?”

甄宝浑浑噩噩的被按回到床上,她已经彻底混乱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去医院探病,不巧遇到姜子甚也在,被他驱赶出病房。

“今天是几号?”

姜子甚想也没想,答道:“八号,星期二。”

甄宝心里又是一沉,她去医院的日子就是八号,星期二。

同一天的时间里,世界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甄宝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眼前的情况。对她照顾有加的姜子甚,身体健康的姜海,生病扭伤了脚的自己……如果这一切不是在做梦,那她会不会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和她所在的那个世界,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

这个猜测听上去很荒谬,但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更好的解释。

“你躺好,我出去一下。”姜子甚说着起身离开了房间,看着对方开门出去的动作,甄宝想到了自己最近两个星期里,常常见到的一扇门。

一扇古旧的诡异的……暗红色木门。

门上精雕细琢了大片漂亮的桃园,还有姿态各异的人群隐在桃园深处。

只要一个不留神,她眼前的任何一扇门都可能被那扇红色木门所代替,像是在诱惑着她去打开,然后进入其中。她还为此去看了心理医生,被告知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引发的幻觉,通常来说门代表着想要逃离眼下的问题和困境。

心理医生的话,让她鼓起勇气去探望姜海,想要直面错误以此来破除幻觉。不料那扇红门又出现了,她因为被姜子甚驱赶而被迫进了那扇门……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那扇门恐怕就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契机。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让她相信自己是进入了平行世界,她和姜子甚原本确实可以成为亲密无间的关系。

甄宝的父亲和姜子甚的父亲是大学同学,毕业几年后又一起下海创业,所以甄宝一出生就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姜子甚。两个人算是同床共尿,同瓶共奶的交情。现在想来,她还能依稀记得雪白滚圆的姜子甚一边吐着鼻涕泡一边被自己欺负到嚎啕大哭的壮观场景,但那个时候她都是喊他姜小胖。

后来姜小胖生了一种怪病被送去了别处治疗,再后来两家因为一场变故彻底断了联系,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直到她把姜海气进了救急室,她这才知道七极科技的创始人姜子甚,居然就是她幼年时的玩伴姜海的儿子,姜小胖。

所以只要姜子甚没有被送去别处治病,她也没有被仇恨蒙蔽做出伤害姜海的事情,他们极有可能一直保持着青梅竹马的美好友情,就像刚才那样。

想到这里,门被再次打开。

姜子甚提着一只白色的医药箱走了进来,这一次他选择坐在了床尾,神情自若的伸手去抓甄宝扭伤的那只脚。

敏感部位被触碰,她本能往回缩了缩。

甄宝的拒绝完全没有影响到姜子甚,他果断的抓住了不断后缩的细白小腿,并且将它搁置在自己的腿上。

“别乱动,给你换药。”

甄宝惊得几乎变了音调:“我自己来。”

虽然她已经基本确认眼前的姜子甚大概率和自己保持着青梅竹马的友情,但她依旧有一种下一秒会被折断腿骨的恐怖错觉。

姜子甚抬头看了甄宝一眼,眼底有一丝了然,他没有再坚持把药箱交出去后,就退回到了床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她恐怕连用什么药都不知道……

甄宝打开药箱看了看,药箱虽然不大,但药物的种类却很齐全,她快速挑选出了几样针对跌打损伤的药物。然后解开绷带,根据每个药不同的用法,依次给自己肿起的伤处上药。五六年前她创业最辛苦的时候,常常要自己运货理货,各种小伤从来没断过,在处理这类跌打损伤上,还算有一点心得。

小心的动了动脚,又按了按高高肿起的伤处,看着可怕其实消肿后就没事了。

“可以给我一点冰块,和一块干毛巾吗?”

姜子甚意外的看了甄宝一眼,这才站起来走出房间,这一次他回来的很快,手里拿着一瓶完全冰住的纯净水,用干毛巾包裹着递给了甄宝。

这应该是他提前就准备好的。

    甄宝道了声谢,接过毛巾按在肿起的部位,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疼的话,不要硬忍着。”

    “还好,不算特别疼。”她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站一整天的时候,比现在疼的多。

    比起脚疼,甄宝觉得自己现在更加头疼。

    不会狠狠折磨自己的姜子甚确实让她松一口气,可她小学两年纪以后就没有再见过姜子甚了,对他的了解除了心狠手辣的七极科技创始人,就是爱哭鼻子的姜小胖,中间十几年的时光全是空白。

   一旦姜子甚知道他最好的朋友被别人顶替了,她的下场恐怕不会比在原世界好到哪里去……

评论(4)

热度(281)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